全球产业变迁下民营企业该何去何从?
发表时间:2018-01-02 21:09


根据平安银行年报显示:中国制造业不良贷款率高达 6.5%,与上年底相比,暴涨七成。在银行整体不良率下降的背景下,制造业不良贷款率却创下历史新高,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国内制造业当下的困难处境。


微信图片_20181027164938.jpg

  

  而民营企业要解决当下的难题,必须要站在全球产业的大背景下了解整个中国企业的发展,这样,我们才能在这些错综复杂的表象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新方向。


一、全球产业梯次转移


  二战后,1950年代,美国开始发展汽车、化工等重工业,纺织等轻工业开始向日本等国转移,并持续了20年左右。


  1960年代开始,尤其是1970年代石油?;?,日本等国的轻工业做不下去,产业升级为电子信息等,轻工业转移至“四小龙”。美国产业也继续升级。


  1990年代后,轻工业密集向中国大陆转移,“四小龙”产业继续升级。冷战结束后,大量军用信息技术转民用,美国产业进一步升级。


timg (1).jpg


  全球产业梯次转移的背后,是各国产业发展过程中,随着土地、劳工、环境等各方面成本的上升,低附加值的产业难以为继,开始向更欠发达的地区转移,而自己则升级转向更高附加值的产业。


  二战后的世界各国产业变迁,几乎都是这样一轮一轮的产业梯次转移构成的,我国当然也是其中的一环。我们浙江民营企业腾飞的30年,刚好是中国充当世界工厂的30年,这不是巧合。


二、沿海经济为何率先腾飞?


  首轮国企改革启动时,总理说“抓大放小”,大的整合,小的变卖。


  在此背景下,由于浙闽本身就没布局什么大型国企,只有一些小型国企,一下子全成了“放小”的那部分,于是变卖得一干二净,形成了这一带民营企业占绝对比重的经济结构,而且整体上,民营企业比国企单体规模要小,活力大,但抗风险能力弱,一有风吹草动中小民营企业会先遭殃(比如2004年、2011年宏观调控)。


  刚好这时候,全球产业梯次转移刚好进入到了新的一个环节,即日本、亚洲四小龙等经济体开始把低端制造业往中国大陆转移。


  幸运的是,东南沿海的广大民营企业抓住了这一时机,蓬勃发展。全国经济高速增长,内需外需旺盛。这些民营企业从事的一些低端制造业,生产一些轻工业产品,产销两旺。于是,沿海地区经济随之腾飞!


三、中国低端制造业的“光荣退休”


  2007年底的次贷?;?,基本上给这个时代敲响了警钟。尤其是2010年之后,我国大陆也开始陆续进入了低附加值的产业难以为继的时期。随着我国土地、劳工、环境等成本上升,低端制造业的利润空间被迅速压缩。


  有些产业往内地转移,有些则往东南亚转移,继续着全球产业梯次转移的故事。剩下的一些还能勉强维持微利的民营企业,维持着每件产品几分钱的微薄利润,大部分企业还通过加大杠杆来保住ROE,结果一遇上金融去杠杆,也关门了……


  换言之,原本就是建立在低要素成本基础上的低端制造业,因为各种要素成本的提升,本身就已到了无利可图的时期。


  其中的大型企业,由于有规模经济,成本偏低,存活的概率大一些。因此,很多行业出现了“头部化”特征,这一现象并不是这两年才出现,其实已经持续好几年了,而近年的“供给侧改革”人为助推了这一进程。


  即便有多少不舍,养育我们30年的世界工厂时代,终于走到它谢幕的一天了。感念低端制造业在创造中国经济奇迹中立下的丰功伟绩,我们更愿意称之为“光荣退休”。


微信图片_20181030121437.png


四、“国进民退”的根源


新兴产业大多是技术密集型、知识密集型的,跟很多资本密集型、人力密集型的传统产业,完全不是一个玩法,很多老板无法驾驭。所以,广大民营企业倍感转型之路异常艰辛。


这一过程中,从事低端制造业的国企(浙江比较少,内地、北方多),日子也好不到哪去。有些比民营企业还惨。


但是,国企也有一种神奇的“优势”,就是政府信用加持,遇到困境时,总是僵而不死。

这种局面的根源,是因为政府掌握了过多的资源,动用各种资源协助困境国企(企业遇困,股东设法相救,这本身天经地义。


民营企业股东也会动用资源去拯救民营企业,但它掌握的资源跟国企的股东——政府——完全不在一个量级,这才是问题)。所以,所谓“国进民退”的根源是在于此。



五、民营企业新方向


(1)加快“腾笼换鸟”


美国没有打算把技术转移给我们,甚至还想封堵我们。我们得自力更生了。


产业升级,靠小型民营企业显然是力不从心的,他们投不起那么多钱(商业模式创新类的转型升级可能对资金投入需求少一点),还是需要大中型企业为主,以及政府在教育、科研、产业政策等方面的投入。


国内已经有杭州、深圳等成功案例,清退了低端产业,初步实现了产业升级,“腾笼换鸟”,诞生了一大批优秀的新兴行业企业,但放眼全国,成功例子还不够多,大家继续努力。


(2)出台“放水养鱼”政策


转型不可能一夜之间完成,在找到新支柱产业前,去杠杆、淘汰旧产能,也得有序进行,甚至在必要时政府给予一定救济(补贴结构性失业的人群)。否则,新的产业还没准备好,旧的产业去完了,青黄不接,大家都得挨饿。


因此,政府这时应出台很多“放水养鱼”的政策,降税减费,放松管制,搞活市场,让这些低端制造业有序退出,并发展大量第三产业(生活生产相关的服务业),吸收低端劳动力人口(我国国情与小型经济体不一样,有大量的低端劳动力需要养活,不可能100%转成所谓的高端产业)。毕竟,民以食为天。


我们相信,度过这一劫,民营企业在慢慢找到新产业、新技术后,仍然会有春天。


timg (2).jpg


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,中国产业踏着改革开放和全球产业迁移的浪潮,从加工制造到高端装备,从传统产业到新兴产业,中国产业迎来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崛起。另一方面,伴随着国际国内形势不确定性增强和全球产业第四次迁移的大势,中国产业升级又将面临全新的机遇和挑战。


未来,中国产业将何去何从?是用科技武装沉淀产业力量,还是与资本共舞壮大产业规模,抑或用创新思维重塑产业价值?在产业升级的大浪潮下,新时代企业家该承担什么样的历史使命?


2018(第三届)中国商业创新发展峰会以“产业新中国”为主题,将邀请上千位精英企业家,围绕新经济形势和全球产业变迁背景出发,共同探讨中国产业创新发展之道。


微信图片_20181031140609.jpg

文章分类: 峰会新闻资讯精品
服务热线:
400-0508-033
地址:深圳市罗湖区笋岗东路3019号百汇大厦北座20-25楼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我的资料
购物车
0
留言
回到顶部